发布于: 08/18/2016

走到科罗拉多河去------一天跨越二十亿年

By - Charles Zhao

        两道车灯撕破黑夜,看看手表,早五点正,大峡谷第一班接驳车准时抵达。大峡谷国家公园拥有完善的免费接驳车系统,分红,蓝,黄线,彼此相交,通向各主要景点,特别是公园提供早晚班车,给看日出日落的游客带了极大便利。我搭乘黄线赶到观日出必去之地------雅奇点(Yaki)。深秋的早晨寒气袭人,天际线泛着层层黛蓝,殷红,浅黄,淡蓝和鱼肚白,高处是一轮不肯离去的圆月,像是要和我一起见证大峡谷的日出,而太阳则是一位画家,正慢慢地调色,在众目的期待中将最后一抹殷红涂向天际,完成了一幅无以伦比的伟大作品。那瞬间大峡谷醒了,历尽沧桑的白色石灰岩染上一层红晕,两亿三千万年似乎只是弹指一挥间。

Image

       沐浴着霞光,我从雅奇点步行1.5公里至南卡衣巴步道的起点(South Kaibab Trailhead) ,这里已聚集了十几位欧洲年轻人,他们穿着色彩鲜艳的登山服,拿着登山手杖,跃跃欲试,整装待发,再看看自己,一身便装,连拐杖都没有。不过我带上了最重要的东西:征服大峡谷的毅力和体能,我知道这 将是一场巨大的挑战,我的计划是沿南卡衣巴步道一路走到到科罗拉多河,再沿光明天使步道回到南缘,全程27公里,落差1.6公里,跨越二十亿年的地质史。

       446公里长的大峡谷由主峡谷和无数个侧峡谷组成,下谷底的路不多,大都沿侧峡谷内穿行,南卡衣巴步道是唯一一条沿山脊通到谷底的路。下山之路,坡道和台阶交错,平缓与陡峭相接,因沿山脊走,无遮无盖,视野开阔,沿途共设有两个休息站,有卫生间,但没有饮水处,须自备足够的水。我自带三瓶水,但后来发现还是不够用。开始的路较为轻松,下行1公里后到"啊""呀"点(Ooh Aah Point),这是一块向峡谷内突出巨石,向左看,山峦叠嶂,气势磅礴,发出惊讶之声 "啊", 再向右看,怪石嶙峋,千奇百态,不禁发出 "呀"赞叹之语,因此得名。站在大峡谷面前倍感人类的渺小.  荷兰美籍作家凡鲁恩玩起了黑色幽默,想象着把地球上七十亿人放入一个巨大的木箱,然后推下峡谷。他说,只在谷底多了一座小山头而已,外星人甚至没有发现地球上刚刚发生的事件。

       疾行一公里到Cider Ridge点,一对美国夫妇热情地向我打招呼,他们看上去六旬有余,但矍铄硬朗。来大峡谷的游客很多,但真正走进峡谷的少之又少,这里遇到的人都是志同道合者,倍感亲切。看看他们的行头,真是有备而来,背负的行囊,足有半人高,左右手各有一支拐杖。原来他们要去谷底露营,慢慢品味大峡谷。谷底有光明天使露营区和幽灵牧场旅舍,但需提前预定并且从国家公园管理处取得谷底过夜许可证。继续前行,遇到一队骑骡子的游客,悦耳的巴黎音,让我一下子认出这是来自法国的游客,互致问候,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再走两公里,见一片空旷之地,指示牌上面写着"Skeleton Point",  我四处望去,科罗拉多河仍然深藏不露,小路崎岖,峰回路转,科罗拉多河忽然跃入眼帘,不过还是等我走到Tipoff点时, 这条河才毫无遮拦地露出真容,她日夜无歇地奔流着,看上去如此平静,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通过全程最陡峭的一段路,来到科罗拉多河边,河面宽阔,碧绿清澈,过隧道,上索桥,沿科罗拉多河北岸疾行,见一沙洲,植被茂密,步入其中,竟分不出路径,摸索着来到河边,坐在圆石上,用冰凉的河水洗了把脸,享受大自然无私的馈赠。刚才还是壮阔的峡谷,一下变成深幽的河谷,和谷顶海拔1600米的针叶林带不同,谷底海拔只有700米,属阔叶林带,有河柳,刺槐,三角杨,牧豆灌木,形成了一个谷底绿洲。秋季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四周空无一人,世界变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天地,如同世外桃源一般。河水拍击着石块,溅起层层浪花,太阳已垂直地照在身上,似乎在暗示我应该马上离开,回到谷顶需要双倍的力气,双倍的时间。

       谷底设有两座索桥,连接东西两岸,河边设有管理员工作站,向过往游客提供信息和帮助。岔道口立有指示牌,标出光明天使步道,一边去南缘,一边去北缘,北缘高出南缘300米,是一条更艰难的路径。我知道有一天我会一直走到北缘,完成南北跨越,但不是今天,这个季节,由于积雪的原因北缘已经关闭。我不敢有任何耽搁,赶紧把空瓶装满水,便匆匆地踏上了返回南缘之路。光明天使步道全长10公里,过去是印第安人下山之路,后经国家公园管理处修复,变成公园里最知名的连接谷底和谷顶的小道,沿途设四个休息站,除了厕所外,还有饮用水供应。

       由第二座索桥回到南岸,沿科罗拉多河西行, 两岸岩壁如刀削一般,色泽稍暗,呈黄褐色,属火山岩质,是大峡谷最古老的岩石,距今已有二十亿年了。大峡谷厚达1.6公里的岩壁记录了二十亿年前到两亿三千万年前的地质变化,科罗拉多河经过六百万年的切割,像剥洋葱一样将这些变化一层一层地展现我们的面前,今天我只用了四个小时就跨越了二十亿年,想想地球的球龄不过46亿年,不由得令人感慨。思索中,前面河道忽然变宽,沙洲将河水分为两支,左边出现一峡谷,谷中又一小溪流下汇入河中,名曰花园溪 (Garden Creek),这便是众多侧峡谷中的一个了。光明天使步道由此转弯,顺溪流而上,沿途草木茂盛,遮天蔽日,急流飞瀑,鸟语花香, 让人顿感清凉,精神倍增。 

       行7公里,来到"印第安花园休息站"(Indian Garden),此地设有露营区和管理员工作站。我狂饮之后,本想休息一下,可看完指示牌,心里凉了半截,此地海拔1160米,谷顶海拔2085米,还有九公里的路要走。我不敢久留, 马不停蹄,继续攀登。走出草木丰盛的小峡谷,眼前豁然开朗,没有了树木的遮拦,太阳又来和我做伴。 举头仰望,吓出一身冷汗,横在眼前的岩壁高耸入云,像一座巨大城堡,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似乎要我放弃意欲征服它的任何奢望,但我知道我没有选择,要回到南缘,必须向上穿越四个地质断层,红砂岩层,泥岩层,白砂岩层和石灰岩层,贯穿古生代之始末。 烈日当头,口干舌燥,不一会儿就感到体力不支,路弯来弯去,似乎永远看不到尽头。

       经过4.5公里的艰苦跋涉,来到"三英里休息站"(Three Mile Resthouse),补给之后踏上最艰难的一段路,因为此时体力已差不多耗尽,两腿沉重,像罐了铅一般。我抬了抬不听话的腿,振作精神,且停且走,好在太阳已经西斜,不像刚才那么晒。为什么美国国家公园没有缆车助我一臂之力呢?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面对大峡谷说过一句话:既然大自然创造了它,人类就不要干涉它,让大自然去毁灭它吧。这句话成了美国国家公园的发展方针,旨在将大自然按其原貌世世代代地保护下去,不允许兴建任何破坏自然景观的建筑和设施。再说不经时间和体力上的磨练,又怎么能真正体会大峡谷的雄伟壮观。在体力极度透支的情况下,挑战极限,抵达"1.5英里休息站"(Mile-and-a-half Resthouse), 向下望去,小路呈螺旋状,一直延伸到目视感到晕眩的地方,不敢相信这就是我走过的路,一半惊叹,一半自豪。

       夕阳伴我向谷顶发起最后冲击,终于看到谷顶来来往往游客,我知道离目的地不远了,这才坐下来,欣赏被征服后的大峡谷。天色渐暗,陪伴我一天的太阳,也要落山了,看对面北峡,条条侧峡谷,筑成道道城墙,保护着一个巨大的城郭,墙上的箭楼,墙后的庙宇,在夕阳照耀下,殷红姹紫,显得格外庄严神圣。当我最后一步跨上峡谷边缘时,整个身体疲惫地如散了架一般,但心情却轻松地像天上飘浮的云朵,定睛一看,光明天使步道的牌子已笼罩在暮色中,看看手表,晚8点整。

合作伙伴

  • Disney Land

    Disneyland

  • Lego Land

    Legoland

  • San Diego Zoo

    San Diego Zoo

  • Universal Studio

    Universal Studio

  • Visa

    Visa / Master

  • Paypal

    Paypal

  • American Express

    American Ex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