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06/17/2016

北加州,俄勒冈州三日游记

By - Anonnymous

旧金山已来过多次了,金门大桥,九曲花街固然具有永恒的吸引力,但总想看看新的东西,听朋友介绍参加了一个三日北加州,俄勒冈州旅行团。打开行程表一看,拿帕酒乡,红木森林,绮丽湖,侠士达峰跃然纸上,不由得兴奋起来。

一大早来到集合地点,导游已经在等我们了。这是一位笑容满面,活泼可爱的姑娘,二十开外,体贴大方,幽默风趣,讲了一口流利国语。游览车正点出发,大约一个小时后进入拿帕山谷。葡萄园排列整齐,橡树林错落有致,一个个风景如画的酒庄,擦窗而过,Mondavi, Opus One, Coppola......,在长三十英里,宽一英里的山谷竟汇聚了两百家酒庄,不愧是美国最负盛名的葡萄酒产地。尽管产量只占美国的百分之一,但酒质无可置疑是美国,乃至世界顶级的。这里的土壤气候和法国南部非常相似,阳光充足,土质松软,气候干燥,昼暮温差大,非常适合种植酿酒葡萄。但拿帕出产的葡萄酒真正和法国葡萄酒相提并论还是1976年的事情。那一年法国品酒师,在酒瓶上无商标的情况下,把金奖授予了拿帕出产的五种葡萄酒。从此拿帕葡萄酒名扬天下。 有一部电影 "酒瓶的震撼"(Bottle Shock)讲得就是这个真实的故事。

我们的巴士在山谷北端的Beringer 酒庄停下。这座由德国兄弟建于1876的酒庄充满了欧洲情调,林荫蔽天,花团锦簇,葡萄藤上幼小的青葡萄晶莹剔透。我拾阶而上,像是走进了一个欧洲的古城堡。城堡里凉气袭人,一排排橡木酒桶,散发着浓郁的酒香,真有一种未尝先醉的感觉。有位作家说过,"酒是装入瓶中的诗",如今这句话已成了拿帕的名片。酿酒是一门艺术,从选料,酿造,贮藏,沉淀,到装瓶,每一道工序都融入了酿酒师极丰富想象力。品酒则是对一件艺术品的诠释,讲究观色,闻香,品味。我经品酒师指点,买了一瓶珍藏版的赤霞珠,此款酒不上超市,当然不能错过机会。

时近中午,大家饥肠辘辘,导游一脸和悦,说带我们去"牡丹阁",吃"开封菜"。到了才发现,原来"牡丹阁"是麦当劳,"开封菜"是"KFC, 顿时一脸苦笑和无奈。

车过小镇willits,镇上有一拱门,上书一行大字"通向红木森林的大门"。红木树亦称红杉树,生长于加州北部,俄勒冈州南部的太平洋沿岸,与加州内华达山上的巨杉为同一树种,像是兄弟俩个,一个海边,一个在山上。 不同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这对兄弟不同的性格,巨杉的特点是粗,红杉的特点是高。两种古衫树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树种,早在两亿到一亿五千万年前,恐龙就曾经在它们的树荫下乘凉。很长时间,人们一直认为红杉巨杉世界上仅存的两种古杉树。1948年一则消息震惊了世界。伯克利加州大学植物学教授切尼和中国植物学家们一起在中国湖北省神农架磨刀溪找到了第三种古杉树,名曰水杉。切尼教授返美时带回了水杉的种子,种在了伯克利加州大学后面的山上,如今已是枝叶茂盛。

巴士沿着崎岖的道路,进入 红木森林,只见一树,主干挺立,枝杈茂盛,看上去像一座巨大的蜡烛吊灯,高300英尺有余,下挖一洞,洞内宽敞,可容纳十余人,小汽车亦可从中穿过,让人看得目瞪口呆。离此不远,还有一树,将树洞改成房间,号称树屋 (tree house),不过几年前被一对夫妇买去后,疏于打理,显得有些破落,已经关闭。慕名而来却吃了闭门羹,不免有些遗憾。不过离此不远的老爷爷树(grand father tree)没让我们失望,树体高大,树干宽平,纹路密集,真就像一位饱经风霜,和蔼可亲的老爷爷。树前摆有三个木凳,上面写着"爸爸","妈妈"和"baby"。一家老小,于此留影,其乐融融。

继续北行,进入"创世者林区"(Founder's Tree Grove),刚才还是艳阳高照,这时阳光已被撕成了碎片。入口处,有一大树,树干毕直,直冲天际,无论怎样调整角度都无法将其放入镜头,这就是"创世者树",高达346英尺。树旁有一小径,曲径通幽,脚下是散落的蕨类植物,松松软软,像是为游客铺设了一条绿色的地毯。沿小经缓行,一棵棵红木树像巨人一样俯瞰着我们,有的被大火烧黑,有的长出树瘤,虽历经沧桑,却依然生机勃勃。在折转处,一棵倒下的大树挡住去路,趋前一看,比"创世者树"还要高,达370英尺,在1991年的一次暴风雨中轰然倾倒。然而这居然不是最高的树,北边有一棵树高达379.1英尺,号称世界第一高树。不过为了保护这棵树,官方缄口,没人知道它的具体位置。

傍晚抵达Eureka小镇,导游见我们意犹未尽,又锦上添花,带我们去看"Carson House"。这是一座浅绿色木结构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1885年伐木大王Carson为彰显其地位和成就,雇用100名民工,用了两年时间建成这座豪宅。主尖塔高耸,侧尖塔环绕,不同几何图案,搭配有序,凌而不乱。拱形窗楣,雕花廊柱凸显精雕细琢的华丽风格,浮雕和间距产生出的光影变化更烘托出建筑的厚重与立体感。1889年Carson先生又在对面建成一座粉色小宅,作为送给儿子的结婚礼物。这一绿一粉,相映成辉,演绎极致维多利亚建筑风格。

当晚入住Eureka最豪华的"红狮酒店",房间宽敞,睡床舒适,酒店附近,有多家餐馆餐,麦当劳,Subway,Sizzler等等。 出乎我的意料,在这个两万人口的小镇,居然还有好几家中餐馆,离酒店最近的是一家中式自助餐厅,味道也还可以,有汤有饭,有炒菜,有水果,也就心满意足了。

次日,巴士沿101号公路北行,山川如画,美景连连。时而面向大海,心旷神怡,时而满目苍翠,超尘脱俗。忽然导游的声音传入耳中 "前面有鹿",一下子全车人都兴奋起来,拿出相机准备扑捉小鹿的倩影。果然五小鹿出现在路边草丛中,一起抬头机警地向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张望。司机停车熄火,四周又归于宁静,大家轻手轻脚,向鹿群靠近。或是受到了惊扰,妈妈决定率领鹿群,跨越马路。就在大家担心鹿群会逃入森林消失之时,鹿群却在对面的草丛中卧下,任我们拍照,毫无离去之意。

告别可爱的小鹿,巴士钻入浓雾中。弥漫的雾气,隐去了路边的农舍,小溪和森林,瞬间我们仿佛腾云驾雾,飞向一个童话世界。不一会儿,就在我们冲出浓雾之际,眼前出现了一位体高49尺,手持斧头,身着红衣蓝裤的巨人和一头蓝色的牛。导游告诉我们,这位巨人叫Paul Bunyan,  是美国神话传说中的大巨人,力大无比,以为百姓伐木盖房为乐事。后来结识蓝色公牛,结伴西行,不巧赶上了工业时代 ,在一次和蒸汽锯的较量中败下阵来,从此隐居山林。在大家无限唏嘘中,巨人忽向我们招手,问话,眨眼,甚是调皮。巨人固然可爱,但旁边的一件木雕却让我陷入沉思,这一件从整棵红木树上雕刻出来的作品,名为"山穷水尽"(end of trail)。一位垂头丧气的印地安人骑着一匹无精打采的老马,道出了印第安人在美国联邦军队的围剿下,前行无路,后退无门的悲凉心境。

中午时分,来到山间的俄勒冈州小镇GrantPass,早上还凉凉的天,这会儿已经热了起来。导游推荐我们吃墨西哥餐 ,说墨西哥餐是和中餐最接近的西餐了。我点了一道鸡肉铁板烧,味道真还不错。在白面\玉米薄饼上放上少许米饭,豆子,菜蔬和烤鸡肉,然后用手卷起食用,有点像北京烤鸭的吃法。服务生送上帐单的时候,又送上了一道惊喜,原来俄勒冈州没有消费税,标价是多少,就付多少。心底暗自盘算,找时间专门来俄勒冈州购物。

午餐后向绮丽湖国家公园进发。 绮丽湖位于喀斯特山系7000英尺的山上,原是一个火山口,7700年前,火山爆发后引起山体塌陷,山头出现一片凹地,雪水雨水不断积存,形成绮丽湖。 导游说,绮丽湖最美的是水,它的颜色,在阳光下湛蓝无比。不巧接近绮丽湖时,天下起了雨,越下越大,路边出现了积雪,越来越厚。 心中不免焦虑起来,这样的天,湖的颜色要大打折扣了。巴士盘山而上,终于来到绮丽湖边,大家向湖心望去,云层很低,湖面灰暗,像一个大砚盘, 图片中的湛蓝无处寻觅,失望写在每个人的脸上。

湖边堆满了积雪,有半人多高,大家搀扶着往雪堆上爬。耳畔传来导游的呼喊 "大家小心,不要越过红线"。 站在雪堆上,绮丽湖一览无余,湖呈椭圆形,6英里长,5英里宽,最深之处可达1932英尺,为美国之最。雨更大了,天更暗了,远处闪电,耳边雷鸣,太阳被吓得躲到云里,周围的游人也渐渐散去,而我仍不愿离开,任风吹乱头发,任雨打湿衣襟,人生能有几次与大自然如此亲密接触,一想到此,倍加珍惜。 然而就在我们要离开的那一刻,雨停了,云层忽然裂开一条缝隙,阳光直射下来,湖面立刻出现一种像是被颜料染过一般的湛蓝,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古人云,大底山水奇观皆在晨晴晦雨之间,没想到在此得到验证。

夜宿Klamath Falls小镇,下榻Days' Inn旅馆。 听旅馆职员讲,美国旅馆经常换老板,换连锁,几年前这里还是红狮酒店,现已改名为Days' Inn。房间除空间小了点,设施大体和昨晚一样,舒适干净。

第三天,早早地来到旅馆大堂,趁人少,静享一份免费早餐。有苹果,香蕉,各类面包, 麦 片,煮蛋,咖啡和茶。团友们陆陆续续都到了,刚才还静静的大堂,忽然变得人声鼎沸,暗自庆幸还是早来的好。

清晨的的图里湖盆地 (Tule Lake Basin)笼罩着一层淡淡薄雾,觅食的鸟群,戏水的野鸭和摇曳的芦苇构成一幅和谐安宁的画面,然而在140年前,这里曾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为了生存与尊严,默达克 (Modoc) 印第安人在此英勇抵抗美军围剿,长达半年之久。他们利用图里湖南岸火山熔岩区的岩石做掩体,击败美军一次次的进攻。漫步古战场,仿佛看到当年印地安人浴血奋战的情形。黑色的玄武岩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青黄的野草在微风中摇曳不停,印第安人和美军的恩恩怨怨沁入草木,融入山石。如今硝烟弥漫,炮火纷飞的古战埸已成为火山岩床国家名胜的一部分,供游人凭吊。

火山岩床国家名胜位于加州和俄勒冈州交界的加州一侧,历史上发生过多次火山爆发,形成了数百个火山岩洞。在火山岩浆流动时,表层遇冷凝固,内层还在流动,因而形成洞穴。为了方便游客入洞寻宝探幽,国家公园管理处准备了大功率手电筒供游客租借。我们人手一筒,沿铁梯而下,进到Mashpot洞。 此洞呈长条形,狭窄处需躬身而过。借助电筒的光芒,环顾四周,岩壁凸凹不平,石钟乳.石笋.石柱应有尽有,只是由于干旱缺水,造型大都微小。火山岩洞虽不及石灰岩洞光彩夺目,但一想到火山岩浆曾在这里撞击奔腾,顿感大自然之奇妙。

导游督促我们上车了,重头戏还在前面。无疑在众多的火山口中,侠士达峰可以说是重中之重了,高达14179英尺,圆锥形的山顶上有终年不化的积雪。 可当我们兴冲冲地赶到侠士达峰山下,却不见其踪影,惟见云雾迷蒙、水气蒸腾,辨不出是山,是树,是天。大家无奈地以浓雾为背景按下快门,然后失望地离开,只有导游不断地安慰大家 "留下电邮地址,我会把侠士达峰的照片寄给你们"。 高山云雾,瞬息万变,当我们的巴士行至山南,侠士达峰忽然出现在云遮雾绕中,像是一位仙人若隐若现,若即若离,鹤立鸡群,俯瞰大地。美国自然学家Jonh Muir 在看到的侠士达峰奇景后,发出如此感叹:"比月亮还要洁白,比上帝还要孤独"。在他眼中,上帝是孤独的。其实人有时也需要孤独的,繁忙中抽出几天与大自然独处,享受远离都市的孤独,其乐无穷。

三天的旅行结束了,当桔红色的金门大桥出现在地平线,一种的尽兴而归满足感充斥全身。

合作伙伴

  • Disney Land

    Disneyland

  • Lego Land

    Legoland

  • San Diego Zoo

    San Diego Zoo

  • Universal Studio

    Universal Studio

  • Visa

    Visa / Master

  • Paypal

    Paypal

  • American Express

    American Express